od体育床垫也能卖出16亿估值?高管人人都是百万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7-28 19:53     

  熬夜搭配麻辣烫,这一届年轻人已经把“夜生活”熬成了极致,在“人人缺觉”、随时都在打哈欠的当下,睡眠已经成为了一门生意。

  家居家纺行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机会,近十年来火爆的乳胶床垫让家纺生意迎来了新的增长点。

  以至于部分明星、互联网大厂也看上了这种新型家纺的生意,2020年7月由篮球明星易建联、小米、京东投资的家纺品牌“8H”的母公司“趣睡科技”正式申请登录创业板上市。

  而估值超16亿的趣睡科技也凭借“轻资产”的运营方式,实现着业绩的大踏步快跑。

  2019年11月15日,正在备战19-20年赛季CBA常规赛的易建联签署了一项投资协议,他决定给一家做乳胶床垫的家纺品牌“8H”投资277.6万元。

  6天后,在当年赛季CBA常规赛第8轮的比赛上,易建联以职业累计11166分的成绩改写了CBA历史,超越朱芳雨成为了CBA联赛的历史得分王。

  同时也在这一天,易建联的这项“乳胶床垫”投资也正式被“8H”品牌方通过,成为这家公司上市申请前的最后一位新股东。

  早在2015年,雷军系的顺为投资与京东数科就已参股了这家成立还不到一年的企业,截止目前的持股比例分别达到了25.12%、2.59%。

  让易建联在比赛的百忙之中都没忘记的家纺品牌“8H”,正是在创业板IPO排队进程中的“趣睡科技”。

  趣睡科技的主营业务为“易安装家具、家纺等家纺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

  但通过其主营业务收入来看,趣睡科技的最主要产品还是“床垫和枕头”,这两种产品占了其营收的7成以上,其中更主要的则是床垫,最高时占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

  再常见不过的床垫为何能吸引到“易建联、京东、od体育雷军”们的目光呢,最终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床垫市场的巨大前景。

  根据CSIL统计,od体育近十年我国床垫消费复合增长率接近20%,2017年需求接近79亿美 元,占全球总需求的29%,另外同期我国床垫出口额复合增长率约为12%,2017年出口总额超过10亿美元。

  小小的床垫撬动了数百亿人民币的市场需求,而且这种需求的成长潜力还在持续。

  据中银国际证券数据显示,中国2017年每百人床垫消费量仅为4.8张,美国已经达到每百人12.7张,约是中国的2.7倍,国内床垫市场空间前景广阔,目前仍处于成长前期。

  而且中国消费者更换床垫周期较长,5年以内更换床垫的比例仅有14%,而美国消费者5年内更新床垫占比最大,占比48%,同时基于城镇化进程床垫市场空间潜力巨大。

  当然京东系、小米系的持股并不是只是单向投资,这些头部互联网大厂给趣睡科技带来的“市场便利”可能都超出了趣睡科技自己的想象。

  2015年趣睡科技在收到小米系的投资后,还在同年与小米签订了一项《众筹合作协议》,开始与小米有品平台开始合作,并成为首批小米有品的商家之一。

  2019年,趣睡公司来源于小米电商平台的主营业务收入达到了 4.17亿元,占当年度营收的75.56%。2020年前半年来自小米电商平台的收入分别为 1.49亿元,占到了主营业务收入的72.65%。

  在获取融资的同时,趣睡科技给自己开拓了小米这个巨大的流量入口,超过7成的营收都是通过小米平台达成的。

  报告期各年趣睡科技B2C模式下,在京东与小米有品平台的销售毛利率始终远超其他平台,甚至于趣睡科技自家的销售官网都无法与之相比。

  尤其是小米有品平台,从2017年至今趣睡科技在该平台上的“同类产品销售占有率”达到了100%,也就是说小米有品平台上的仅有趣睡科技这一家家纺产品品牌。

  这其中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趣睡科技从小米、京东平台获得的营收流量一直远超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阿里巴巴。

  这种落差对比足以说明,趣睡科技不只是在寻求小米、京东的融资,更是看上了小米与京东的渠道价值,而这种基于投融资而展开的渠道附庸,让趣睡科技完成了最为快速的原始积累。

  作为家纺家居企业,趣睡科技没有走同行前辈们的老路,跟自己的股东关联方小米相似,走上了“互联网化”的新路径。

  根据2019年的数据显示,趣睡科技的床垫产品线%,仅在平均售价上就差了上百元。

  趣睡科技的类似产品几乎全部存在这种线上线下价差的现象,沙发、床类、枕被等产品的线上线下毛利率差距,都达到了8到12个百分点之间。

  作为新晋家纺品牌,趣睡的优势也正是卡在了线上,其“借用”股东小米、京东的渠道东风,报告期各期其线%。

  在生产方面,趣睡也是与小米类似,没有组建自己的生产车间,而是将生产环节外包。

  受益于外包生产,所以其固定资产的投资额并没有占据到较大的比重,截止2020年中旬趣睡科技的固定资产额也才仅934万元,占资产总额的2%。

  2017年到2019年,趣睡科技营业收入分别达到了3.07亿元、4.80亿元、5.52亿元,复合增长率达到了33.98%。

  同期净利润则达到了2514.49万元、4387万元、7392.98万元,复合增长率更是达到了71.47%。

  不过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作为一个成立于2014年的年轻家纺企业,在盈利能力上趣睡科技与行业“前辈”们相比仍处于下风。

  报告期各年,趣睡科技毛利率水平分别达到了28.77%、29.77%、33.59%、35.68%,虽然产品盈利能力有了快速的上升,但是始终未超过38%左右的行业平均水平。

  这其中更大程度上也与趣睡科技的外包生产方式有关,同行业其他上市企业主要采用自主生产的经营方式,在销售毛利率上可以更大程度的保留生产环节的利润。

  所以趣睡科技的“轻资产”在轻量化运营的同时,也必然会带来毛利率上的追赶劣势。

  不过同样是由于“轻量化”的线上销售方式,趣睡科技给自己争取来了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销售费用。

  TigerESOP发现,报告期各期趣睡科技的销售费用率在10%到14%之间波动,远低于20%左右的行业平均水平。

  所谓有得必有失,总体上来说营收利润都在快速奔跑的趣睡科技正在朝着适合自己的方向发展。

  TigerESOP发现,根据趣睡科技历年B2C销售的地区分布来看,其主要市场还是集中于广东、江苏、山东、浙江、北上等较发达地区,而其他区域的市场还未完全展开。

  若趣睡科技未来的下沉路线顺利展开,相信其在营收利润方面会迎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2017年到2019年,其管理人员平均年薪仅为9.37万元、8.94万元、7.93万元,尤其是2019年管理人员年薪比行业平均水平低了近10万块。

  趣睡科技是如何让高管们心平气和接受“低工资”呢?其中的最主要原因则是“股权激励”。

  趣睡科技在报告期内对管理人员进行了多次股权激励,股权激励总估值超600万元。

  TigerESOP通过分析趣睡科技股权激励情况发现,趣睡科技特意设立了一家名为“趣同趣投资”的员工持股平台以实施股权激励。

  2018年4月25日,趣睡科技大股东李勇将其持有的趣睡有限0.335%股权以5989.31元的价格转让给趣同趣投资,大股东李亮将0.095%股权以1698.44元的价格转让给趣同趣投资;陈林同意将其持有的趣睡有限0.02%股权以357.53元的价格转让给趣同趣投资。

  该员工持股平台的普通合伙人为趣睡科技实控人李勇,其他26位被激励人员则作为有限合伙人的身份通过趣同趣投资间接持股。

  经过以上股权转让操作,股权激励平台趣同趣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比例为0.45%。

  按照最近一次股权交易参考的16.58亿元估值来计算,股权激励的估值总额高达746万元,平均每人被激励股份估值达到了28万元左右。

  根据创业板今年以来上市首日250%左右的平均涨幅来计算,趣睡科技的人均股权激励市值将达到98万元左右。

  在明星股东、渠道优势的加持下,趣睡科技的“床垫生意”的增长空间十分可期,在巨大的行业市场空间的浇灌下,趣睡科技未来的增长空间究竟有多大?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