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体育高瓴花20亿美金收购了一家床垫公司睡眠赛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14 02:05     

  2021年8月25日,安宏资本宣布,已将爱梦集团的控股权出售给高瓴。爱梦集团在中国经营舒达和金可儿两大床垫品牌。此次交易的财务条款没有披露。不过,根据外媒报道,这笔交易金额大概在20亿美元左右。

  根据官网资料,作为一家老牌美国基金管理公司,安宏管理的基金总额达370亿元美元,并在36个国家完成了超过280项交易,其中逾210项投资通过退出实现投资回报。

  而它旗下的爱梦集团则有两大中高端床垫品牌:舒达-席梦思、金可儿。前者无需多说,席梦思早已成为中国消费者心中的床垫天花板,在美国本土舒达也连续8年出货量第一。根据公开资料,后者在中国580多个城市、拥有1700多家专卖店及销售网点。

  这里的金可儿代表的是金可儿中国,2000年在上海成立,随即公司引进了美国百年品牌金可儿(King Koil)床垫,之后再次拿到了美国奢华床垫品牌爱庐梦 (Aireloom)和金可儿旗下品牌乐活百伦 (Life Balance)在中国的独家营销权。

  2014年8月,中信资本宣布收购金可儿中国的控股权;按照Pitchbook的数据,这笔交易以2565万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后者57.14%的股权。

  两年之后,2016年11月安宏资本再次以1.8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金可儿中国;对比当初中信资本的买价2565万美元,中信资本以短短2年的时间拿到超6倍的回报。

  收购金可儿中国之后,安宏将与旗下舒达-席梦思品牌合并为爱梦集团。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安宏资本董事总经理兼大中华区主管李晰安透露,爱美集团的收入、利润在5年内翻了10倍,亦在中高端床垫市场成为第一大品牌;爱梦的市场份额是第二大中高端床垫品牌商的2.4倍。

  而如果这次以20亿美元的价格出售爱梦集团,安宏资本或将从中获益超18亿美元,将近10倍回报。

  盯上床垫的并非高瓴一家。早于2021年5月,彭博就曾报道过,除了高瓴之外,黑石、KKR、太盟投资、贝恩资本、Brookfield都有意向竞标爱梦集团。

  李晰安曾对媒体分析过安宏投资床垫的原因:中国的床垫市场机会非常大,市场规模大约有1000亿元,od体育平均增速12%;其中中高端床垫增速更高,高达18%。观天下数据显示,从需求方面来看,中国床垫总需求量整体呈增长趋势,预计到2021年将达到5355.5万张。

  投中网曾报道过,主营床垫业务的趣睡科技正在冲刺深交所创业板。根据招股书,后者凭借床垫,一年营收近2.2亿元。慕思股份的上市计划同样也于2021年7月被受理,床垫是其核心产品,2020年床垫收入高达23.96亿元。

  如果将床垫归类到睡眠市场当中,想象空间就更大了。根据公开数据,2020年中国睡眠经济市场已经超过4000亿元,2030年预计突破万亿元。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至今睡眠市场里获得融资的创业项目并不多,甚至不超过40家;其中投中网发现,融资最长、资本参与最多的就数趣睡科技——4年融了7轮,最近一次是2019年11月,中哲集团、成都宽窄文创投资的B轮融资。

  而2021年以来,只有一家DTC家居品牌半日闲,于6月官宣过一笔超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由险峰K2VC和家居建材新零售服务商住范儿投资。巧合的是,半日闲的主要产品亦是床垫产品。

  因此纵观目前的中国睡眠市场,可以说床垫是当中最容易标准化的一项;但同样地,床垫行业依旧分散,尚未形成寡头,除了国际品牌之外,国产品牌中几乎不存在真正的领导品牌。

  值得注意的是,爱梦集团的自我定位并不是一家床垫公司,而是高端睡眠解决方案提供商。在这次交易当中,高瓴合伙人曹伟的一句话暗示了高瓴之后可能会产生的动作——随着消费者对美好生活体验需求的日益增长,高品质睡眠产品市场未来将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也就是说,高瓴的目标是破局睡眠市场,中高端床垫则是它打开行业格局的突破口。

  对比著名的百丽案例,爱梦集团与其有相似之处:1)都是人人皆需的品类——鞋、床垫;2)公司的产业链健全、供应链资源丰富;3)品牌认知度非常广。这次高瓴控股爱梦集团,od体育很可能是想再打造一个“床垫行业里的百丽”。

  有意思的是,除去高瓴之外,VC们近期同样也在寻找相关的投资机会。一位消费投资人对投中网透露,目前睡眠相关的产品是家具行业里卖最好的;而且已经有机构组织了团队专门去投与睡眠相关的项目。

  当睡眠问题成为广大消费者亟待解决的头等大事,高瓴高调入局,已经可以这条赛道将会掀起怎样的资本大战了。